客户规模-理财子发行的新产品要不就是现金管理类-鬼故事网站

  • 时间:

杭州在建罐体爆裂

搶發產品、做大規模要做凈值化轉型,現金管理類理財是必要的轉型第一步。在《徵求意見稿》發佈后,這類理財的收益和規模都或將下降,因此,固定收益類產品、固收+(股債混合)類理財也不可或缺。

2020年無疑將是銀行系理財子的決勝之年。記者也了解到,目前沖規模、加速發行產品、培訓各分支行理財經理等都成了重點,考核頻率和嚴格度都有所加碼。短期內面對規模大概率下降的前景,搶佔份額必然成了各家的決勝關鍵。

從「銀基競爭」到「銀基合作」

當時一大行理財子公司投資經理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新規對現金管理類理財影響很大,尤其是理財子需要靠後者做大規模,而且什麼資產都放在裏面,以後可能丟出一部分久期等不合規的資產,規模大概率要縮水。」他所說的資產除了久期不符合要求的傳統利率債,還包括期限基本為5年以上的銀行二級資本債和永續債、AA+評級以下的城投債和民企債等。

「我們最近還是在不停地推新產品,一是為了承接到期的資金,而也是為了不斷做大規模,近期理財子對沖規模的指標要求越來越嚴格。」 上述大行理財子投資經理對記者表示,「投資經理不僅需要負責投資,更要負責去分支行對個金理財客戶經理進行培訓,讓他們能夠對客戶清楚地介紹產品策略,同時銷售指標也會下達到各分支行。」

被業界稱為「資管新規2.0」的《關於規範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徵求意見稿)》(下稱《徵求意見稿》)明確了現金管理類理財的定義,導致萬億現金管理類理財面臨「回爐重造」的壓力。

轉型慢于預期幾周前的《徵求意見稿》明確了現金管理類理財的定義,限定了投資範圍、比例、流動性和久期,其中包括該類產品僅能投資于貨幣市場工具,且允許每日申贖等,其嚴格程度幾乎等同於公募貨基。當時,多家理財子也在周末緊急加班研究對策。

交銀理財總裁金旗表示,「以交銀理財為例,資管總規模目前約1萬億,人員大約300人,若比照公募基金,這些資產的管理起碼需要配備1000人,因此委外將是未來必要的模式。目前而言,委外比例大約要佔到50%。」

一直以來,之所以銀行現金管理類理財能夠提供比公募的貨基更高的收益,原因就在於可拉長久期。同時,理財子之所以一直以來尤為看重這一產品類別,原因在於銀行理財客戶的風險偏好。「現金管理類理財的佔比非常高,就是因為大家能接受,其他產品佔比不高,是因為客戶接受度不高,而並非銀行不去做。以前的老產品集中在3-6個月,但現在的體系下,很難維持如此短的期限,因為凈值波動率太大。所以理財子發行的新產品要不就是現金管理類,要不就是1年以上的封閉產品,3-6個月的新產品很少,斷崖的資金如何承接?如何說服客戶?這還需要一段時間。」 浦發銀行資管部總經理蔡濤表示。

近期,搶發產品、做大規模已經成了各家理財子的考核重點。因為一旦表現不佳,未來很可能銀行表內的結構性存款或大額存單則會將理財子收縮的資金規模「接回去」,公募基金等也在盯着理財子的份額。理財子的緊迫感不言而喻。

從投資方向而言,目前各家銀行依然主打固定收益類產品,其次是混合類產品,權益類還處於試水階段。例如,工銀理財固收類產品佔比72%,混合類佔比27%,權益類產品只有一款。

如今近三周過去了,理財子仍在為備戰這一超嚴新規忙碌。由於新規明確規定現金管理類產品只能投資397天以內的債券,這也直接導致收益率曲在新規發佈的一周內走陡。多位理財子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如今整體凈值化轉型的慢于預期。鑒於2020年資管新規大限臨近,推遲與否也並無官方准信,但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還有11個月的過渡時間,過渡期已經過了2/3,就全行業來說,符合新規的新產品應該有50%以上,但實際上只有不到30%,即使是新產品結構也可能不太合理,」 興銀理財總裁顧衛平在近期的第二屆陸家嘴銀行理財高峰論壇期間表示。

「久期較長的一些股債混合定開類產品並不受此次新規影響,」上述投資經理告訴記者,這類產品多為股債混合,固收部分包含了非標、信用債、利率債,而權益類投資多採取委外模式,FOF(基金中的基金)/MOM(管理人中的管理人)方式仍為主流。

而公募基金也離不開與銀行的合作。交銀施羅德基金產品開發部總經理黃偉峰近期提及,公募基金也有幾大不足,例如渠道建設弱、客戶基礎差 、客戶粘性差、遷移成本特別低等,「這些恰是銀行的優勢。因此目前基金也需要思索自身定位,基金更多是產品提供方,若短期銀行配置能力弱,基金則可以提供解決方案。」

也有機構提及,除了涉及針對零售客戶的產品,未來也將發行起投規模更高的專戶產品,針對部分風險偏好更高一些的客戶,策略、收益也將有所差異化。例如,某大行近期發行了封閉期為2年的固收增強理財產品,私銀客戶起投門檻為20萬,而非私銀客戶則為600萬。

當2018年理財子籌建之初,「理財子搶奪公募基金蛋糕」的擔憂不絕於耳,而時至今日,結論大致明晰——銀基合作仍是中期的大趨勢,「渠道為王」的銀行理財子仍坐擁「甲方優勢」,但也必須部分依附於基金管理人的投研能力。

其實,這也只是冰山一角。資管新規堪稱金融供給側改革的重舉,而時至今日,銀行整體的凈值化轉型速度都慢于預期。「以興銀理財為例,目前整體規模1.35萬億,1.1萬億是零售客戶,凈值化產品6000億,老產品7000多億。」 顧衛平表示,官方過渡期已經過2/3,但整體行業內凈值型產品普遍佔比僅不足30%,顯然進度較慢。

原標題:理財子決戰2020: 搶發產品、沖規模、備戰超嚴新規

債市的反應也立竿見影——短久期債券收益率加速下行。渣打中國利率策略主管劉潔就對記者提及,《徵求意見稿》發佈后的幾年,1年期國債收益率下行30bp,同期限AAA同業存單下行25bp。然而,10年國債債和國開債卻上行了2-3bp。「我們認為這種收益率曲線走陡的趨勢還在持續。」

據統計,截至2019年12月31日,工銀理財凈值型產品共193款,其次是中銀理財47款、交銀理財34款、建信理財32款、農銀理財7款,行業差距開始顯現。不過,目前理財子公司的部分新產品是由原銀行資管部直接遷移過去的,各家銀行遷移工作進度不一樣,也會影響上述數據。從2018年4月資管新規下發開始,各家銀行已經開始發行新凈值型產品,符合新規要求的產品是可以直接遷至理財子公司的。

「作為增厚收益的部分,權益類產品以量化策略為主。我們挑選優秀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來打造定製化的產品,嚴格篩選策略、控制波動率和投資標的,同時也會通過smartbeta來對市場風險進行選擇性暴露,爭取實現收益和穩健性的平衡,滿足銀行客戶的需求。」交銀理財權益投資部高級投資經理王釙此前對記者表示。

「部分資金需要委託給更專業的公募基金、券商。這也因為,未來理財子投資的範圍會不斷擴大,除了股票、債券之外,會有大量衍生品等另類資產,」金旗稱。但他也強調,理財子一定不會盲目去追求高收益,一般將圍繞4%是上下。

今日关键词:赵忠祥去世